草木蕭索,時序入秋。

慶餘村外黃土坡上佇立兩條人影,一方通身雪白,一邊全然墨黑。


「澄,我沒有忘記約定。今日,我來應你最後一諾。」白衣男子背手而立,面帶笑意。

「亦然。」黑衣男子摘下臉上面具,隨意丟在一旁。


忽地,雙方衣裳無風自動,獵獵作響。被喚作澄的男子暴喝一聲,拔地而起。

「澈,注意了!」身形飛如勁箭,出腳如電,殺招便直取對方中門。

被喚為澈的男子,輕喝一聲,腳沉入地,竟有三分!

他左手劍指起,由腰際直指而出。

「澎!」

一聲清脆的空氣爆裂聲,兩人身形如同靜止。細看,腿指交接處間隔竟有吋餘,無形氣牆的碰撞正是方才輕脆響聲的來源。

互讚了聲好,兩人各退三步,稍作回氣,便再行拆招。

 

澄攻勢如風雷,身形極速,讓人有分身之錯覺。漫天腿影鋪天蓋地襲向澈。

只見澈一凝神,游刃有餘的一一化解來勢,周身氣勁不動自走,發在意先。

 

「好個無我識界!」澄再提氣,被激發的戰意越發瘋狂!

澈略感不支,護身氣勁逐漸負荷不了如此瘋狂的慛折而出現缺口。

一時氣滯,被澄掃中一腿飛出丈餘,立見嘔紅。

 

「好腿法!」

澈雖負傷卻越發欣喜。左手一翻掌,擊碎腳下土地石塊,接著旋身,右手出掌將石塊往澄的方向擊飛。而同時也隨疾飛的石塊一同向澄攻去

 

澄見澈反守為攻,便以詭譎的步法,穿梭在石頭中間,一邊對著澈展開一番猛攻。

不料,澈以飛石製造出的狹小間隙作為困陣,兩招便封住澄的快腿。反手一掌,直轟在澄的心口。

受此重擊,澄立馬被迫退出戰圈,亦是見紅。


雙方從中午時分比拼到日落仍不顯疲色,足見根基之深厚。

只是從開始重掌快腿一路比拼下來改為互接雙掌比拼內力。

旁人看來的生死鬥,卻是兩人心照不宣的過命交情。

不只是比武,更是快意的對話。

夕陽染紅兩人身影,絕美,亦是絕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âneur 的頭像
Flâneur

漫遊手記

Flâneu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