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情是這樣的。

一日與友人出去玩的歸途不知為啥討論到智慧型手機還是甚麼的,但在場的人都還停留在2G 3G的一般手機階段。朋友就開玩笑的說:「我們已知用火!」

意思就是,我們是還在原始階段的人種這樣。


很有意思,我不禁連想到所謂「穴居」這個古老的語詞。想到知道用火前,人類(或稱為原始人較為恰當?)就知到穴居了,但這乃出自於動物的本能。

而文明進一步的發展關鍵來自於「已知用火」這階段。但使用火並且製造火,卻是大大的違反所謂的動物本能。

難道文明的發展就是違抗天性的開始?我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自從器具的演進還有文字的出現,甚至是禮教制度,卻是讓我們的世界(各國皆是)完形成今日樣貌的關鍵。

但這也讓我們的五感逐漸衰退,對危機的意識和反應越來越遲緩。

可以說是文明讓我們所處環境安全了吧,但卻讓我們失去了精確的判斷以及自保的能力。

而文明和制度發展到極致,也越能看的出其存在的目的:有效的控制大多數的人。

制度,是少數人的說法,並且行之以常,進而說服大眾遵兒行之。文明,則提供這些人有效訂定制度的最佳後盾。

綜合以上,首先來談文明為何物?文明可謂違抗天性後,產生的產物。不論善惡皆同。

除了使人不再如野獸般茹毛飲血,禮教上的文明發展,使人被要求。自我約束,對上位者盡忠,對至親盡孝。

但換個角度來說,其實都只是為了控制天性所帶來的慾求所立。

目的是為了讓資源能夠有效的被善用。而善用的定義由誰決定?仍然以動物的戰鬥天性來決定。

事實上文明這詞只是被用來掩蓋ㄧ些貪欲的障眼法。但我也不否認文明給我們帶來的正面影響。

說實話,文明的發展是否違抗天性?我認為,並非違抗,但他讓我們的天性師出有名,讓被施加者得以信服。

所以文明不是對抗方,而是協助天性欺騙他人的手段。這在資本主義論當中其實顯而易見。

而無論資本或是社會主義,都關注這一件事情:資源如何分配。

講到底還是在天性上著墨阿!

「五色令人眼盲,五音令人耳聾。」老子的話語,除了在藝術生活上可見著。事實上也是提醒我們外相的狂亂。

總是覺得世界制度完善或是文明是絕對的正道,溺於外相,便無法察覺背後的本心。

因而我們成為瞎子、聾子。就像「駭客任務」當中那樣一切都被操控建構的世界。

而我們卻信以為真,還深信不疑。妙哉。

當然我們也並非甚麼聖人能如此超脫,但總是經歷過這樣的思辨才清楚道。

天性並沒有被違抗,它始終與我們同在。

更正確的來說,他左右著我們一切的進展,一切的思維。

我們只想要活著,用任何方式。這件事情蓮藍綠藻都知道。何況我們?

而用火這些違抗天性的舉動,其實也沒有衝突。因為需要,而做出突破,正是進化的意義。

但總希望這樣的動機不要被慾望給無限上綱去了。無限膨脹慾望的結果仍是可怕。



深夜的胡言亂語,看看就好。畢竟我只是路過打醬油的,滿口胡謅誤人子弟也是家常便飯,何須介懷呢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âneur 的頭像
Flâneur

漫遊手記

Flâneu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u6qs2v
  • 暗黑林志玲_波多野結衣免費收藏
    貼上網址列搜尋 goo.gl/bS1uS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