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又是這樣的一個夜,無法輕易入睡的夜

我不是文青,不會為了夜太美這種奇怪的理由失眠

也不會顧影自憐然後一邊在臉書上發表著人生就是不斷的戰鬥或是到處附和舔傷口的人格分裂者

那還滿愚蠢無味的

但我還是有耽溺的東西

不知為甚麼

總會在腦袋裡不斷重播著飛逝而過的片斷

回想過去1825個日子裡到底幹了些甚麼好事

總是斷續的、零碎的無法完整感受

但在這些片段裡我重新的到達了那些不可能重來的場所

透過對著那些黑白或彩色的影像凝視

看著,卻聽見聲音

那天森嚴的牆隔開兩方,吊車上的工人正努力成為一群為了抹除歷史的人的工具

那日,漫長嘈雜卻也寧靜無聲

卻感受到溫度

紅色蠕動的潮水

我們也身著紅衣

但我們卻離散在人群之外,揮灑青春的汗水

忘不掉的6600公尺,還有身上燥熱的溫度和黏膩

逝去的時光多麼刻骨美好


似乎逐漸明瞭了,身在此地所做所為的原因

我知道這條路漫長無比,也知道可能會對不起和辜負許多人。

但我還是一意孤行的走向前了

只為一個信念

一個會被世代所恥笑的信念

但也將會被紀念的信念

我認了

就這樣吧

我不知道能不能堅持十二年

但我可以確信的是

至少我還有說故事和去愛的能力

這點我相當感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âneur 的頭像
Flâneur

漫遊手記

Flâneu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