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電梯到達九樓,煌默默的向前走去。

解剖實驗室和生體證物處理室都設置在九樓,這裡存放了不少屍體以及許多突變生物。
因此,雖然九樓也屬於警署的一部份,但總是乏人問津。空盪的迴廊,連呼吸的迴音都被放大。
更加增添了詭譎陰森的氛圍。

「嗡」迴廊底部的門打開,小楊迎面走來。
「你要看遺體還是直接看分析?」小楊脫下手套,扔進廢棄物處理桶。
「直接看分析好了,我還沒吃早餐咧。」煌信步走向小楊的辦公室。

小楊打開電腦螢幕,熟練的操作著數台分析機和電腦。不一會兒,電腦便處理出方才輸入的數據。

「你看這裡。」小楊指著其中一行數據。
「我沒記錯的話,你大學時代是念生化的吧!你應該瞭解這裡的意思。」小楊接著說。

「怎....怎麼可能?難道,這次的被害者,不是人類?」煌大驚
「正確的來說,應該是人造人,或者被稱為『義體』。」小楊補充著

「你是指,多年前國家科學院為了使植物人重新復甦而所開發的技術,將患者的記憶和意識轉移到替代用的身體的那個計畫嗎?」
煌回憶著

「沒錯,但即使如此,這還是一起兇殺案,因為,我測量腦波的結果,這個人是在一切正常尚有意識的狀況下,被剝奪了器官和組織,
引起多重衰竭而死亡的。」

「這樣阿,還有其他的線索嗎?」煌咬著下嘴唇,露出一絲焦慮

「應該是沒有了。不過,有一點比較奇怪。死者的傷口,不是被切割的。因為,傷口附近的細胞,每一個都完整無缺。應該說,消失的部份好像是被直接轉移走的一樣,消失了。」小楊不解的述說著

「我知道了。」


煌走進電梯,腦海又想起之前去協助徵收舊政府科學機構那件事。最近看到這些古怪的事件,是否有巧合呢?

電梯下降到五樓時,突然劇烈的搖晃起來,接著便陷入一片漆黑當中。
煌按下緊急通話鈕,但是卻沒人回應。
他拿出通訊器,想聯絡技術部的人來支援。但在看到無訊號的訊息時,就放棄了。

「嗶!」通訊器忽然響了起來。是訊息的通知。

「問問自己,你是誰?那日就要來臨,十二翼將會在殿裡齊聚,失散的弟兄啊!傾聽自己的心吧!」
螢幕顯示著這一行文字。

「這是啥鬼?謎語?還是詩?」煌思索著,然後按下刪除鍵。

三十秒後,電梯恢復了正常。走出電梯,煌詢問了同事剛剛的情形。
他詫異的發現,剛剛好像只有自己所在的電梯出問題一般,彷彿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煌走向自己的座位時,桌上放置了一個包裹,簽收時間是三分鐘前。
包裹不大,但包裝很特殊。全黑色的外表,有著翅膀圖騰的陰刻,似乎是用銀鑲上去的。

煌看著這個包裹猶豫著,開或不開?

夜,即將來臨。恐懼如同漫天黑夜即將降臨在新城,一切都是未知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âneur 的頭像
Flâneur

漫遊手記

Flâneu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