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一聲喊叫劃破寂靜的夜,在幾坪大的房間裡迴盪。

男子跌坐在床邊,雙眼怔怔的望著前方,額上的冷汗不斷低落,胸口急速的起伏著。

「鈴.......
「喂......」男子略帶虛弱的接起了電話。
「煌學長嗎?我是阿飛,您可以來東城大廈一趟嗎?」
「東城大廈?是在新移民區的那一棟嗎?」煌邊穿衣服邊問
「是的,我們半小時後見。Bye
「靠!每次都這樣,現在才凌晨四點耶。」煌不耐的鎖了門,踱步下樓。


清晨的城市,宛若死城一般寂靜。只有送報紙的工人們零星的穿梭在巷弄。早餐店門半開,傳出濃濃的豆漿香味。

騎著車,煌還在思索方才做的夢。在上次去幫忙接收舊政府的研究組織時,無意間發現有著自己名字的大型培養槽之後。便接連三個月都做著一樣的夢。

夢裡,他漂浮在藍色透明的液體當中。全身插滿了管子和監控器。隔著玻璃,外面有許多穿著防塵衣的人,來回穿梭著。
而後,有一人溫柔的看著他,按下了一個按鈕。突然藍色透明的液體轉為血紅,他意識開始模糊,彷彿墜入無底深淵一般。

想喊叫,卻寂然無聲。

這怪異的夢對於一般人來說,大概是電影裡才會出現的劇情吧!但對於一個十歲以前記憶完全空白的人來說,是否可能是可怖的事實?
煌胡亂的想著,無奈的笑了笑。



穿過封鎖線,煌劈頭就削了阿飛一頓。
「渾蛋!凌晨四點就打來吵我!上一次也是這樣,結果是要我去接你。還好這次是真的有案件,不然我一定殺了你!」
「學長對不起啦!下次不會再犯了。對了,這是簡報。」阿飛從巡邏車上抽出一張透明塑膠片。按下旁邊的觸控式按鈕。
「凶殺案?還是自殺?」煌喝了一口茶問道。
「鑑識組初步判斷是他殺,但是屍體有點奇怪,所以想請你會同法醫一起看過後,再將屍體帶回局裡。」
「有幫我帶槍來嗎?上次要你幫我拿去技術部調整的那一把。」
「有的!在這裡。還有新式電源供應器跟子彈。」阿飛從後車廂拿出一個銀色的盒子。
「謝了。」
煌將電子槍組裝好,帶了幾名警員從樓梯迂迴的到了命案現場。

「你們去四周出口看著,犯人可能還在大樓裡。」甫踏進四樓,煌便老練的下達命令,自己則向現場走去

「四樓B室,應該是這間了。」

「小楊,屍體就麻煩你了。」煌對著法醫說
「交給我吧。」

進入臥室,眾人被倒吊在天花板上的屍體嚇了一跳。
眼前的屍體上下半身幾乎分家,僅剩脊椎骨連接著。但最奇怪的是,現場連一滴血都沒有,連一絲血腥味也聞不到。
像是屍體的血液完全被抽乾一般........

折騰了半天,警方將屍體運走,將現場用封條封起之後,便收隊回警局。

煌買了早餐,正準備大快朵頤時。法醫小楊突然出現在通訊器的畫面上,對他說
「煌,你可以來我辦公室一趟嗎?我有些新發現。」

「唉,今天是怎樣?連頓飯都不打算讓我好好的吃啦?」煌無奈的走進電梯,按下了九樓的按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âneur 的頭像
Flâneur

漫遊手記

Flâneu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